第七響

晋江同名專欄:http://www.jjwxc.net/oneauthor.php?authorid=1959998

© 第七響
Powered by LOFTER

[YOI]冰龍和祂的寶貝II-1(維勇/奧尤)

《冰龍和祂的寶貝I》:  

 
(¬_¬) 
 
「勇利,我好熱,快要融了,救救我。」維克多枕在勇利的大腿上,一副快要昏倒的樣子,勇利安撫地摸了摸他的頭,偷偷變出一堆雪,放在維克多的頭上,讓他看起來像一座小小的雪山。 
 
他們離開冰堡後已經過了三天,一路上坐着馬車,按雅科夫的指示,避開翠穹的王城南下,穿過白雪原和飛龍川的兩條支流,抵達青蓮的領土,從那裏的一個碼頭坐船到精靈島。 
 
越是往南走,天氣就越熱,勇利和維克多剛剛昨天才渡過第一條支流美酒河,看到白雪原的盡頭,兩人都已經開始不習慣這種氣溫。維克多更是一副快要中暑的樣子,害馬車的車夫老是一臉懷疑地看着他們。 
 
「你們是從哪裡來的?」車夫好奇地問,他是位上了年紀的大叔,這輩子也在當車夫,見過不少奇形怪狀的客人,也聽說過不事怪事,那是因為他老愛跟客人八卦的緣故。 
 
勇利客氣地回答他,說他們是從翠穹的雪人村來的,正打算周遊列國,順便找找寶物。 
 
車夫笑了起來,因為自己從沒經歷過,所以他特別喜歡聽年輕人的冒險故事。車夫繼續說道:「翠穹嗎?你們的王城可出了大事,不是嗎?」他是個外地人,老家在一個叫杜麗的小國。 
 
勇利身體一僵,笑得有點勉強。 
 
車夫又說:「居然把自己的王城冰封住,那位攝政王真的很糟糕,對吧?老是戈在搞什麼法術研究,一副恨不得每天也在打仗的樣子。我們杜麗的人都不喜歡他,老是欺壓我們這些小國,還是以往的老國王好。聽說他也有子嗣,就不知為什麼沒有繼位。」 
 
勇利連忙表示自己對這些國家大事不太清楚,車夫有點可惜的樣子。這時,馬車濺到小石子,猛烈一震,車夫大叔險些咬到舌頭,於是就不再和勇利搭話,尊心趕車。 
 
維克多被馬車一拋,就覺得更不舒服了,剛才勇利和那個車夫很親密地聊天,這也讓他感到不舒服,於是,維克多索性把臉埋在勇利柔軟的肚皮上,蹭啊蹭的,藉此引起勇利的注意。 
 
被他蹭癢了的勇利吃吃地笑了起來,輕輕敲了敲維克多的頭,温聲說道:「別鬧了,維克多。我們很快就到下一條村子,明早一過河,就到青蓮了。」 
 
「這太費時間了。」維克多小聲抱怨着:「我用飛的,不用兩天就能到精靈島。」 
 
勇利輕輕捂住他的嘴,緊張地瞄了車夫一眼,看到他正對着田裏的姑娘吹口哨,才鬆了口氣。 
 
他壓着嗓子說:「把你的翅膀好好地收起來,維克多。我可不想被人拿着多拉格之槍或者奇怪的符咒到處追殺。你也聽到車夫的話吧,王城的事已經傳到這麼遠的地方,如果不是雅科夫把謠言傳開,那些人類早就把我們的肖像畫貼滿大街。別再惹事了。」 
 
維克多不服氣地鼓起腮子,說:「我才沒有惹事,都是別人惹我。」 
 
勇利反了個白眼,點點頭:「對,你說得對,都不是維克多的錯。」 
 
日落之前,他們到達第二支流葡萄河前的瑪瑙鎮。勇利跟車夫道別後,帶着維克多進城,他點了點雅科夫給他們的金幣,決定去鎮上最便宜的旅館住一間。 
 
維克多馬上表示不同意:「躺在硬木板上我會睡不着的。」 
 
「我們沒有錢。」勇利說:「前兩天就是睡了貴房間,花了不少錢,今天要節儉一點。」 
 
「那就不要付錢啊,我們不過是想借個地方睡一晚,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要付錢。以前的人類會很高興把房間借給我,還會準備好吃的飯菜。」 
 
勇利皺起眉,說:「這可和以前不同。」 
 
維克多美麗的容貌馬上垮掉了,可憐兮兮地用一對藍眼睛瞅着勇利。勇利心一軟,差點就答應了,但現實的情況不容許他縱容維克多繼續胡亂花霍,再這樣花錢下去,他們得每天給人洗厠所才能繼續旅程。 
 
當勇利走進便宜旅館要房間時,維克多還是一副鬧別扭的樣子,勇利背過身不理會他。他們上了房間,把行裝卸下,維克多還是在生悶氣。 
 
勇利嘆了口氣,說:「要到街上逛逛嗎?」 
 
維克多低着頭不作聲,勇利有點坐立不安,每次維克多莫名其妙地鬧情緒,最後屈服敗下來的總是他,維克多總是有理由有能力讓他感到那是自己的錯。 
 
但這次勇利不打算退縮。維克多沒有金錢概念,要是這次順了他的意,接下來就真的要去洗厠所了。 
 
勇利於是轉身離開房間,打算到鎮上走走。這下維克多可急了,平時只要他擺出一丁點不高興的樣子,勇利總是遷就着他,百年來都是如此,為什麼一下山到了人類居住的世界,勇利就不寵他了?勇利變心了嗎? 
 
維克多的腦子轉了好多圈,但都想不出為什麼勇利不和以前一樣過來哄他,眼見勇利都走到木梯前準備下樓,完全沒有等自己的意思,維克多慌了,他不要被勇利丟下,於是慌忙追了上去。 
 
他們來到大街上,勇利隨意地逛着街邊的小攤擋,維克多緊緊跟在後頭。 
 
瑪瑙鎮是貿易小鎮,北方和青蓮的商人會帶着他們的商品聚集到這個鎮上的市集來交易,也因為如此,瑪瑙鎮可說是翠穹最為富裕的城鎮,中央市集更是充滿異國來的商品。 
 
維克多趕上來,和勇利肩並肩走着,他看到琳琅滿目的新鮮玩意,很快把旅館的小衝突拋諸腦後,興奮地拉起勇利的手,走到一頭頭攤檔前,拿起那些會唱和跳的玩具,拎到勇利臉前,想全都買下來。 
 
勇利問了一下價錢,給維克多買了個龍形的木偶,維克多還想買下旁邊一個黑髮的人偶,勇利搖了搖頭,說只能買一個。 
 
維克多就抱着他的小龍木偶,難過地說:「小維,你真可憐,沒有小勇陪着你,會不會因為寂寞而死掉呢?」 
 
攤檔的女孩聽到維克多對木偶說的話忍不住笑了起樇,勇利纏不過維克多,他也不想讓「小維」自己一個,又掏了兩個銀幣,把「小勇」買下來,但攤檔的女孩只是收了他一個,弄得勇利有些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連聲道謝。 
 
他們又隨意地在市集逛着,勇利走近一個地攤,好奇地蹲下身,看着地上不停轉動的玩意兒。缺了顆門牙的商販說這東西叫陀螺,從青蓮來的,現在很受鎮上的小孩歡迎。 
 
「還有這個搖鼓。」小販轉了轉手上的玩意,兩條垂下的繩子挷着一顆珠子,敲在鼓面上咚咚作響。勇利很感興趣地拿在手裏轉了轉,把它還給小販,站起來走了。 
 
維克多跟了上去,小聲問道:「你不要嗎?」 
 
勇利搖搖頭表示不用,他看到附近還有未見過的食物、珠寶和書籍,有些慨嘆地說:「這真的和我記憶中差很遠,有很多事我也不理解,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順利抵達精靈島。」 
 
維克多滿不在意地笑着說:「沒事沒事,勇利總是愛操心,我們不是做得很不錯嗎?一定會順順利利的。」 
 
勇利笑着牽起維克多的手,說:「好好,維克多說得對,沒什麼好擔心。」 
 
之後他們在賣小吃的攤子買了些烤肉薄餅,找了個較安靜的角落,坐在草地上分享他們純粹因為好奇而買下的食物。 
 
維克多一口吃掉勇利喂過來的烤肉,舔了舔勇利的手指,一臉若有所思地望向不遠處繁華的鬧市。勇利也咬了一口薄餅,問維克多在想什麼。 
 
維克多抬頭看着漫天繁星,說:「我想起和勇利第一次見面的時候。」 
 
「在雪山的那次?」 
 
「不,那時候勇利還只是個小豆丁。」維克多笑着說:「我偷偷瞞着雅科夫跑到人類的村落,在一間小小的屋子前看到小小的勇利,他給了我一杯暖暖的羊奶。」 
 
勇利瞪大眼睛:「有這種事嗎?怎麼沒聽你說過?」 
 
「我忘了啊,直到勇利再出現在我眼前,我才想起來,原來那時候的小豬已經長這麼大了。」維克多滿足地說:「真沒想到我有一天能和勇利一起離開雪山,坐馬車,逛市集。」 
 
勇利笑了,他把頭枕在維克多的肩上。自從他變成半龍,自願回到雪山,就沒再想過要回到人類世界,他只要待在維克多身邊就滿足了。 
 
這時,嗅到食物香氣的金色小奶貓從勇利懷中鑽了出來,牠看着勇利手中的烤雞薄餅,一對綠眼睛閃閃發光。勇利逗了逗牠的耳朵,撕了塊薄餅喂給他。 
 
「尤里奧不知回到雅科夫那兒沒?」勇利看着小奶貓咬下一大塊烤雞,問道。 
 
維克多握着勇利的手,說:「別擔心他,尤里奧長這麼大會自己照顧自己。」 
 
勇利笑着說:「對喔,我老是忘了其實他比我還要老。」 
 
他們聊着聊着,看到市集最後一盞油燈也完全熄滅,才手牽手慢慢走回旅館。 


(還有下次)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00 )
TOP